我们特别擅长解决「新问题」

We are particularly good at solving 「new problems」

INTRODUCTION

律所介绍

「海蜂坤行律师事务所是一家「特别擅长解决新问题」的法律服务机构。团队长期对新法新政、新商业模式和新技术所带来的新兴法律问题保持研究,在解决企业所遇各类新型法律问题上,具备极大优势。

不同于大多数合伙制律所,海蜂坤行以「纯公司制」运营。在接收客户需求后,机构将统一进行需求评估,根据行业和专业领域分派特定服务律师,继而进入海蜂坤行标准化、专业化的服务流程。

「海蜂坤行」拥有一支强大的法律专家团队,每一名律师均精耕于一个特定的专业领域,并在该领域内已有深厚积累,服务过阿里巴巴、平安集团等上百家大中型企业。依托母机构「海蜂法务科技」的技术支撑和市场优势,海蜂坤行不在独立建立市场团队,法律团队只对专业结果和客户满意负责,不承担任何市场推广工作。

您如果遇到以下问题

  • 合同纠纷
  • 员工离职
  • 期权定制
  • 企业融资
  • 企业法律咨询

ISSUES WE CAN SOLVED

能为您解决以下系列问题

  • 合同管理

    合同起草

    合同审查

    合同纠纷

  • 风险监控

    风险预测

    风险体检

    企业风险监控

  • 企业融资

    银行贷款

    股票筹资

    债券融资

  • 股权期权

    股权激励计划

    股权架构设计

  • 劳动人事

    人事纠纷、员工激励

    建立劳动人事文本库

    薪酬规划、劳动人事咨询

  • 法律咨询

    律师函

    法律咨询

BUSINESS SCOPE

业务范围

所谓「新问题」,包括:

  • 新的政策法律环境变化带来的新问题,如社保入税、新的电子商务法实施等。

  • 新的市场商业环境变化带来的新问题,如商业模式创新相关法律问题。

  • 新的科学技术环境变化带来的新问题,如区块链存证、时间戳等技术发展。

HIGHLIGHT OF THE SERVICE

服务亮点

  • 多年办案经验、收费标准化、严守客户隐私

  • 监控企业风险、一站式服务、及时响应需求

  • 随时申请退款、线上实时审批、专业人员交叉审核

PROFESSIONAL LAWYERS TEAM

团队介绍

  • 毕业于厦门大学,十年法律行业从业经验。原中央政法委《法制日报》资深记者;法律领域准独角兽企业「无讼」创始成员,历任「无讼阅读」主编、「无讼法务」业务创始人。

    更多

    范否

    创始人、CEO
  • 方维忠

    联合创始人、主任

    厦门大学硕士,曾任职福建省总工会,律师执业24年,长期致力于劳动法理论、人力资源管理与开发研究及劳动争议诉讼实践,具有丰富的劳资关系处理经验,在劳动法律风险防范方面以及人力资源架构方面有深厚研究...

    更多
  • 知名律所执业律师,南开大学法学学士、国际法硕士,拥有证券及私募基金从业资格,擅长税收筹划。曾任职行业头部企业「无讼」,负责对接大中型企业诉讼案件管理业务,服务过阿里巴巴、、腾讯、中铁塔集团、王老吉集团...

    更多

    王莹

    联合创始人、高级顾问
  • 黄朝宏

    CTO

    十余年产品研发经验。原美股上市企业东南融通-融通在线研发总监;原厦门小鱼网产品技术中心产品技术总监。

    更多

CHOICED BY HUNDREDS OF COMPANIES

百家企业选择

案例一:黄某、福建某运动用品有限公司社会保险纠纷
案号 (2018)闽01民终9578号
被代理方 福建某运动用品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黄某于1991年11月入职某鞋厂,于2008年1月1日与该鞋厂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由该鞋厂发放工资,并于1999年1月至2010年3月为黄某缴纳社会保险,自2008年4月至2010年3月为黄某缴纳医疗保险。2010年4月,黄某入职某运动用品公司工作直至2018年6月19日退休,某运动用品公司为黄某缴纳此期间的医、社保。2018年6月11日,某运动用品公司向黄某出具《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2018年6月17日,黄某因医疗保险缴费未满25年,故补缴医疗保险59514.4元。因补缴医保产生争议诉至法院。
案情评析 黄某于2010年4月进入某运动用品公司工作,在此之前其系在鞋厂工作,且于2008年1月1日与鞋厂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故2010年4月之前,黄某的用人单位并非某运动用品公司。某运动用品公司关于其出具的《终止劳动合同书》仅用于黄某补偿金的计算及工龄的合并计算,并不意味着某运动用品公司与黄某之间建立劳动关系或某运动用品公司须替关联公司承担用工责任的抗辩成立。
裁判结果 驳回黄某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案例二: 福州侨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与横店集团九江东磁房地产有限公司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
案号 (2017)赣0403民初1094号
被代理方 福州侨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2015年9月1日,侨大公司与东磁公司签订房地产全程营销代理配合方案,双方约定,由侨大公司代为营销策划及销售位于新火车站附件地块的房产,按销售套数支付佣金,销售价低于九折销售的不计入佣金范围。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自侨大公司销售至约定之销售目标达成为止。2016年11月18日,东磁公司向侨大公司发出终止合同协议的通知,双方因此发生纠纷,诉至法院。
案情评析 侨大公司与东磁公司签订的营销合同是双方自愿签订,且符合法律规定,属合法有效合同,对双方均有约束力。东磁公司主张侨大公司所销售47套房屋为自购且低于九折销售价出售,但无相应的证据支持其主张。2016年11月18日,东磁公司向侨大发出书面解除合同通知,并于2017年3月7日进行了交接,故应认定双方已于2017年3月7日实际终止了合同。侨大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东磁公司应向其赔偿销售代理佣金损失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原告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双方争议的策划费应支付到何时以及是否应当支付,由于合同仅约定了东磁公司应向侨大支付策划费10000元/月,故计算至双方实际终止合同的日期并无不当,故侨大公司要求东磁公司支付策划费12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被告东磁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一次性向原告侨大公司支付策划费人民币120000元、销售代理佣金1476095元及滞纳金42060元。
案例三:利福公司与鑫咸平公司、孙某买卖合同纠纷
案号 (2014)侯民初字第3038号
被代理方 利福公司
案情简介 利福公司与鑫咸公司于2014年7月28日、7月31日分别签订两份《购销合同》,合同约定:鑫咸公司向利福公司购货,利福公司同年8月10日前送货到鑫咸公司处。货款以实际供货数量计算,付款方式及期限为月结30天。合同订立后,利福公司分别于2014年8月7日、8月13日将上述合同约定货物运送至鑫咸公司处。同年9月4日,双方通过电话传真方式进行对账,货款总计454071.47元。利福公司与鑫咸公司、孙某于同年1月1日签订了一份《货款担保合同》,合同约定:孙某为利福公司、鑫咸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的所有货款提供连带担保。
案情评析 利福公司与鑫咸公司之间订立的购销合同以及鑫咸公司、孙某签订的货款担保合 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鑫咸公司收到货物后,经双方进行结算,尚欠454071.47元货款,有提交的对账单为据。鑫咸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当事人的约定,本案主债务履行期间届满日为2014年9月30日。因当事人对保证期间未作出明确约定,根据《担保法》规定,被告孙某作为被告鑫咸公司的保证人,其应对欠的货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裁判结果 一、被告鑫咸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利福公司支付货款人民币454071.47元及逾期付款产生的利息。二、被告孙某对被告鑫咸公司所欠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案例四:高意公司与马某民间借贷纠纷
案号 (2017)闽0111民初1175号
被代理方 福州高意光学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马某原系高意公司员工。2012年12月18日,马某基于公司福利政策向借款15万元用于购房,后向被告交付借款15万元。2014年2月20日,被告提出辞职,其与于当日就清偿借款事宜协商一致并签署一份《还款协议》,该协议确认于2012年12月18日公司借款15万元给马某,已还款17500元,仍欠借款本金132500元分三年还清借款,双方约定若马某逾期还款,公司有权按照借款总额收取利息,且视为全部借款均到期。因此提起诉讼所产生的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均由马某承担。上述协议签订后,马某于2015年4月14日向归还借款本金2万元外,未再向偿还任何借款本金及利息
案情评析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马某尚欠借款112500元,有借款协议、转账凭证、还款协议为据,双方的借贷关系明确、合法,被告应当依法予以清偿。双方约定借款方若逾期返还借款应支付利息,逾期利率为日万分之五,折合月利率为1.5%,不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现请求按此约定利率计算支付利息,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要求被告赔偿其律师费损失5000元,符合双方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被告马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福州高意光学有限公司借款本金112500元、利息27758.75元及律师费损失5000元
案例五: 聂某、中荣公司劳动争议
案号 ((2017)闽01民终6678号
被代理方 中荣公司
案情简介 2012年10月1日,聂某入职中荣公司处,任业务经理一职,工资10000元/月。2015年4月1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书D类人员》。2015年11月9日,中荣公司向聂某发出《资遣通知书》,内容载明:“因公司组织架构重组,自2015年11月9日资遣生效。请于本月20日前完成移交手续给黄某;并于同年11月30日前完成未休(补休)假;公司核发资遣费及预告工资,作为补偿金,汇入台端薪资账户内;双方于2015年11月30日解除劳动关系。”聂某在上述通知单上签名并签注“同意”二字。此后双方发生争议诉至法院。
案情评析 本案为劳动争议纠纷,双方对劳动关系的建立与解除均不存在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聂某在《资遣通知书》上签注“同意”,中荣公司按照通知书内容支付了工资及补偿金,可认定双方在解除合同时已对工资报酬、经济补偿及补休假等达成一致意见。聂某在解除劳动合同时并未对涉案工资提起异议,其签注“同意”,应视为其对已履行劳动合同的过程进行的评价,是对其可能得到的实体利益进行的处分。且,上述通知书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聂某亦未佐证存在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的情形,故应认定双方已就解除劳动合同及相关事宜达成一致意见。
裁判结果 驳回聂某的诉讼请求